學穗網

北京
咨詢熱線: 400-8088-915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資訊 > 高校資訊 > 正文

“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引熱議:“高職教育的春天來了”?

來源:高校資訊 發布時間:2019-03-07

大家都在關注: 空乘學校學費排名 高鐵乘務專業就業前景 學校開放日預約

今年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被寫進了政府工作報告,這一信息迅速引起高職院校的熱烈反響。
3月5日,李克強總理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到,要改革完善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辦法,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報考,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人。擴大高職院校獎助學金覆蓋面、提高補助標準,加快學歷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互通銜接。改革高職院校辦學體制,提高辦學質量。中央財政大幅增加對高職院校的投入,地方財政也要加強支持。設立中等職業教育國家獎學金。支持企業和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等。
在中國職業技術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劉占山看來,高職擴招100萬,預示著職業教育的一場“大變革”。高職擴招不僅要改革招生制度,還要大力改革辦學、教學體制,更要大力改革職業院校的管理體制機制,包括人事制度、工資制度、激勵機制等。最關鍵的,是要把職業教育激活。
高職教育的春天來了
讓承德石油高等專科學校黨委書記王紀安印象深刻的是,總理提到“我們要以現代職業教育的大改革大發展,加快培養國家發展急需的各類技術技能人才,讓更多青年憑借一技之長實現人生價值,讓三百六十行人才薈萃、繁星璀璨”。在他看來,這說到了眾多職業院校學生的心坎里,“國家需要技術技能人才,高職大學生需要社會認可”。
這段話同樣也讓遵義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李凌備受鼓舞。在他印象中,這是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職業教育字數最多的一年,“很給力!”貴州交通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張靜更是感慨,“高職教育的春天來了!”
在浙江金融職業學院黨委書記周建松看來,總理在報告中對高職政策的表述,顯示出國家對高職教育的重視程度,意味著高職教育發展的空間更大,政策更優了。
對此,四川郵電職業學院原院長傅德月也表示,高職院校只有不斷適應新環境才能不斷發展。一是要服務國家戰略,高職院校要利用學校的優勢做好轉崗和下崗職工、農民工、退伍軍人的專業技能教育;二是要支撐擴招100萬人的計劃,在增加的報考生源中招錄學校所需學生;三是要為國家培養急需的技術技能人才,要拓寬行業企業所需的技能證書培訓,加強學生專業與證書的銜接度,為促進就業和創業立新功。
擴招100萬,何處來生源?
今年擴招100萬人,可以說是高職院校普遍關注的焦點。有人認為,高職招生生源本就不足,何處來生源?
在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員姜大源看來,高職生源要從穩就業出發,從實體經濟發展急需的技能人才出發,而非簡單從應屆生源考慮。“我曾多次提到過被教育忽略的3個大數據:農民工2.87億、退役軍人0.57億,殘疾人0.85億,三者相加4.3億,他們需要掌握一技之長,穩定就業,國家才能穩定。”
北京工業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王偉認為,大規模擴招100萬人,從表面上看會遇到生源問題,但應該從“大改革”和“大發展”相互聯通的層面出發,改革完善考試招生辦法,暢通退役軍人、下崗職工和農民工等接受高等職業教育的渠道。另外,要真正建立健全學歷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互通銜接的機制。
“高職擴招100萬人,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報考,很大程度上意味著高職院校的辦學定位和服務職能將發生重大變化。高職院校將不再單純地為青年學生提供學歷教育,而是為更加廣大的社會群體提供以就業為導向的教育服務。”蘇州工業園區職業技術學院黨委副書記王壽斌說。
不過,有人也因此擔心高職院校的吸引力會因此降低。但王壽斌認為,“歸根到底還是因為人們一直想著拿高職與本科院校比,想著如何在應屆畢業生中‘標身價’。如果我們放眼更大的社會群體,接納他們到高職院校充電,就將發現高職院校的社會吸引力會非常大”。
在王壽斌看來,高職院校需要未雨綢繆,在辦學體制機制改革、專業結構調整、人才培養模式和評價機制改革等方面進行深入研究,除了高職院校的辦學更加自主,招生形式逐步向“自主申請”“隨時注冊”等轉變外,人才培養也要從以學校“安排”內容為主,逐步向學生主動“申請”內容轉變,讓起點各異、目標有別、出路不同的各類學生,都能在具有職教特點的環境中順利完成學業。
擴招的同時如何保質
高職院校大規模擴招的同時如何保證發展質量?
正如青島職業技術學院院長覃川提到的,“高職院校寬進嚴出,在當下環境中不易操作,弄不好就會成寬進寬出,使得高職院校成為培訓學校。規模與效益、質量是一體的,后兩者得不到保證,規模最終也會消失”。在他看來,應有開放、創新的頂層設計,以保障高職有內涵、有品質地進行規模擴大。
“擴大高職人才供給規模,提高人才供給質量,要增加院校建設投入和改善發展政策,特別是地方政府的經費投入及寬松用地政策、資產置換政策、教師隊伍建設政策等,沒有供給能力,其他都是空談。”湖南省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成所所長王江清認為,還要推動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相關法律法規落地,賦予企業承擔職業院校學生實習實訓和員工培訓的責任和義務,而國家應在市場監督、稅收等政策上進行激勵與約束。
此外,王江清強調,要盡快建立國家職業資格體系并適時完善,將“1+X”證書的“X”定位在以國家職業資格證書為主體、行業與權威企業證書為補充上,為技術技能人才培養和質量評價提供具有公信力的依據。同時,堅持“先培訓后就業”,逐步實行“持證上崗”制度。
全國職業院校教學工作診改專家委員會秘書長、常州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原黨委書記袁洪志認為,國家教育行政部門在落實擴招任務的同時,需要同步加強職業教育評價制度建設,高職院校內部質量保證體系診斷與改進制度建設、第三方評估和政府督導應多管齊下。在完成擴招任務的同時必須加大質量保障制度建設,從而保證高職教育快速健康高質量發展。

聲明:本文來源于中國青年報,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管理員刪除。

 

相關文章

關注官方微信二維碼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