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穗網

北京
咨詢熱線: 400-8088-915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資訊 > 高校資訊 > 正文

懲戒學術不端引熱議,委員支持加強懲戒

來源:高校資訊 發布時間:2019-03-08

大家都在關注: 空乘學校學費排名 高鐵乘務專業就業前景 學校開放日預約

3月5日上午,李克強總理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當李克強總理念到“要加強科研倫理和學風建設,懲戒學術不端,力戒浮躁之風”這句話時,列席會議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央音樂學院聲樂歌劇系主任張立萍不禁眼前一亮。
在張立萍的印象中,這是“懲戒學術不端”首次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學術造假現象屢禁不止,人們對此深惡痛絕。政府工作報告中特別提到這件事,說明國家要加強懲戒了!”
“大家為什么對學術不端行為這么氣憤?因為學術不端就是對學術的一種踐踏和玷污,是一種社會不公平現象。你占用了別人的勞動成果和機會,不就是不勞而獲嗎?”張立萍說。
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黨委書記張政文看來,“人類社會的發展是靠知識不斷創新來推進的,學術不端行為是對人類知識創造和社會發展的一種危害。學術不端的集中表現是抄襲剽竊,如果大家你抄我、我抄你,社會又怎么進步發展呢?社會就會‘空殼化’!”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原主任楊衛持有相同的看法。楊衛曾表示,極少數學術不端個案影響卻極其惡劣,“科研失信的學術氛圍會像重度霧霾一樣,讓整個學術界集體窒息”。用張政文的話說,就是“時常出現,輕則違德,重則違法,危害極大”。
最近,楊衛及其團隊對因揭露學術不端而全球知名的網站“撤稿觀察”(Retraction Watch)的相關數據進行了統計。他們發現,2010年,中國撤稿達到了一個高峰,共撤稿4100多篇,約占當年全球總撤稿量的82%。
在2015年中國作者百余篇國際論文被撤銷事件發生后,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對52位相關責任人和1個依托單位作出嚴肅處理,就部分被撤論文展開集中調查。調查發現,這些被撤論文都是委托第三方中介機構進行“潤色”并投稿的。更有甚者,部分論文還進行了買賣,請人操刀代為撰寫和投稿。
究其原因,楊衛指出,研究隊伍快速擴充帶來的競爭壓力、科研評價標準的失當等因素加劇了可能發生的學術不端行為。比如,以評價標準的影響為例,科研人員在國際期刊發表論文的需求,可能會促使有人尋求寫作服務或論文代寫,量化評估也可能會催生對研究成果化整為零的發表策略等。
楊衛的觀點與全國政協委員、浙江大學副校長羅衛東不謀而合。“高強壓力下,人的行為會失范,這是必然的。”羅衛東說。
楊衛等在調研中發現,德國、日本等國在發展過程中也曾出現過撤稿高峰,“不少國家都會有個從不規范到規范的過程”。
“去年,中國的撤稿量已下降到70多篇,約占全球總撤稿量的30%。”楊衛表示,近10年來我國的學術不端案例已比以前大為減少。
全國政協委員、蘭州大學校長嚴純華認為,我國已經過了“靠論文篇數博眼球、靠熱鬧來完成自我成長”的時期。“過去可能存在‘一白遮百丑’的情況,但你要全面成長是‘百白都遮不了一丑’。比如你不出名時可能躲過去了,但你一旦想走得更高,你被關注時就逃不掉了,正如江湖上有一句話,‘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嚴純華說。
“對于科研誠信的問題,在哪一點得到的好處,就退回到哪一點。5篇論文有1篇是假的,這篇假的就決定了你的人品。”科技部部長王志剛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2017年,《腫瘤生物學》雜志批量撤稿事件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在3月7日下午舉行的全國政協科技界別聯組會上,王志剛說:“在這件事上,科技部一點都不含糊,一篇篇查,最后處理了500多人,有些教授退回副教授,絕不姑息。”
“韓春雨事件也是一樣。這個問題我認為,他還是年輕科技人員,以后有機會再申請,這個時候對青年科技人員一定要包容,但是原來得到的那些(好處),該退回退回。”王志剛說。
對于處置學術不端,教育部也表示同樣堅決的態度。3月5日下午,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江蘇省代表團全體會議的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就“懲戒學術不端”問題回應記者時說:“這個事情(學術不端)是堅決不允許的,近期將會發布相關文件。”
在楊衛擔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主任期間,從2013年到2016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曾3次召開“捍衛科學道德,反對科研不端”通報會,向社會實名通報21個科研不端典型案例。楊衛曾經表示,公開具體案例并不意味著我國科研不端行為有愈演愈烈的趨勢,希望借此增加遏制科研不端行為的手段。
實際上,多年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通過不斷探索和實踐,逐步形成“教育、制度、監督和懲處并重”的科研誠信建設體系。
楊衛建議,誠信建設必須要有“牙齒”,對不端行為實行“零容忍”,可利用信息技術手段對抄襲剽竊等不端行為進行核查處理。
但眼下,楊衛認為,重點是要加強科學倫理的建設,比如在基因編輯、人工智能等領域預先設定標準和“紅線”,讓大家在進行科研時知道有所為,有所不能為。
“如何構建健全的激勵體制,如何讓做學問的人沒有后顧之憂,以科學精神去做學問,而不是以一種世俗的商業精神去做學問,是個長期任務。”羅衛東說。
嚴純華希望,“慢慢建立一套自洽的、科學合理的、符合國家意志的體系,讓人不再為學術文章造假”。

聲明:本文來源于中國青年報,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管理員刪除。

 

相關文章

關注官方微信二維碼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