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穗網

北京
咨詢熱線: 400-8088-915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資訊 > 留學資訊 > 正文

中國留學生名校畢業 H-1B被拒在紐時刊文

來源:留學資訊 發布時間:2019-03-22

大家都在關注: 空乘學校學費排名 高鐵乘務專業就業前景 學校開放日預約

特朗普上任以來,對工作簽證(H-1B)的審核趨嚴。來自中國山東的留學生于童(Frida Yu)擁有亮眼簡歷,但在4月H-1B中簽后,仍被兩次要求補件。于童的H-1B申請在10月被拒,她必須在60天內離境。即將離開美國的于童在紐約時報刊文,質問特朗普政府:“如果我沒資格留在美國,誰會有呢?”

據美國中文網報道,于童大學畢業于中國政法大學,從英國牛津大學獲得法學碩士學位后,取得香港律師執業資格,成為一家頂級國際律師事務所的律師。2014年,她來美攻讀MBA,去年從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畢業后,加入與教授共同創辦的科技公司,著力于數據優化。于童今年4月申請H-1B中簽后,仍被兩次要求補件,在10月最終被拒,60天內需離境。她將在28號啟程離美。

  以下為于童11月23號刊發在“紐約時報”上的文章:

六個月前,我中簽了:在申請H-1B簽證時被抽中了。我打電話給興奮的父母,還跟朋友們一起慶祝。我來自中國的東北,擁有斯坦福大學的MBA學位,并計劃留在硅谷參與一個初創公司。我非常高興,因為從過去的經驗看來,在抽簽中被選中是一個保證,申請人至少可以在這個國家居留三年。

但在7月底,我從移民局收到了可怕的補充材料申請(Request for Further Evidence)。我提供了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所要求的額外信息。9月,我又收到一個請求,于是再次遞交材料。10月11日,我得知自己被拒簽了。

我在中國和牛津獲得了法學學位,之后在香港的頂級國際律師事務所工作。三年前我選擇來到美國攻讀MBA,畢業后加入一個創業公司。如今我被要求在60天內離開這個國家,到今天還剩17天。

在過去,抽簽能中,就基本代表著你的H-1B申請被移民官員接受了。在2016年,87%的中簽者可以拿到H-1B簽證。但從今年4月開始,情況改變了。當時國土安全部和司法部宣布,對H-1B計劃的高技能申請人增強審查措施,特朗普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要求聯邦機構對這一簽證計劃提出改革建議。

目前尚不清楚2017年迄今批準的申請占總申請人數的比例,但收到的補充材料要求(Request for Further Evidence)的人數比去年增長了44%。這強烈暗示著 特朗普上任后,遭拒簽的人數增加了。

許多國際學生都和我面臨一樣的情況,他們中的許多人獲得了來自Google, Apple和PwC的錄取通知書,但許多人的簽證申請被拒了,有些甚至都沒有中簽。對那些雇主只在美國擁有辦公室的人來說,失去抽簽資格就意味著失業和回家。他們的技能本來即將為美國經濟做出貢獻,現在卻無法在這里施展。

一些像我一樣在4月中簽的同學,他們還在等待結果。特朗普政府于4月3日宣布,暫停加急服務,這對于需要快速決定的學生們來說是個問題,他們可能是工作許可在夏天過期了,或者需要前往其他國家。我媽媽在7月因癌癥接受手術治療,但是我無法回中國陪伴她,因為在返回美國時,我可能會因為沒有獲得H-1B簽證批準而被拒絕入境。

我收到的兩份補件通知要求,證明我的工作是一個“專業職務”——也就是說,只有具備本科以上學歷的人才能做的工作。我的工作涉及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我的推薦信來自業界權威人士和資深創投人,還有一位是諾貝爾獎獲得者。但這些都不足以說服政府我的工作需要高級技能。

我放棄了法律工作,動用自己和父母的積蓄來支付斯坦福大學的學費。不過總的來說,我的情況要比許多被迫離開這個國家的移民好得多:就在本周,數萬名在美國的海地人得知,他們可能不得不返回海地,因為政府取消了他們的臨時保護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

我很沮喪:美國因為反移民情緒而失去了許多有才干的工作者,這不僅對于我和同學們來說是一個令人失望的打擊,而且也打擊了美國在全球經濟中的競爭力。谷歌和特斯拉這樣的科技巨頭都是由移民創立的。

我無法理解,為什么一個聲稱要讓這個國家強大起來的政府會急于擺脫我們。我們失去了夢想,而美國失去了我們所帶來的價值。

計劃回到中國時,我在想:如果我沒有資格留在美國,那么誰會有呢?

 

相關文章

關注官方微信二維碼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